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8 17:35:23

                                                      从整体数量对比来看,2019年中国招收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91万余,2020年扩招后,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的招生人数将分别突破100万和10万,总量与美国持平,但考虑到两国人口规模的差距,易建强认为目前中国研究生招生规模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现在的现象是,带不过来的还得继续完成指标,尚有余力的反而没有招生指标”易建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哈萨克斯坦自本月11日结束全国紧急状态后,疫情反弹迹象明显。近日,哈最大油田田吉兹油田、哈最大铜生产加工公司旗下的努尔卡兹甘铜矿接连暴发群体性感染,更是“令人震惊和担忧”。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强今年带来了一份有关研究生招生指标权限的提案,在这份提案中,易建强认为目前教育主管部门分配招生指标的方式不尽合理,应该将研究生招生指标的决定权完全下放给各招生单位。

                                                      针对研究生招生指标管理方式的提案或建议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全国两会中,2019年教育部曾经答复过《关于逐步放开研究生招生指标控制的提案》,在答复中教育部表示每年的全国研究生招生计划总量,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教育部,根据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确定的五年、十年高等教育发展目标,结合国家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实际情况,提出安排建议,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后执行。

                                                      在提案中,易建强表示教育主管部门依然沿用计划经济时代的办法,分配不尽合理的招生指标给各招生单位。结果是无论是科研院所还是高校,每年的招生指标都不够,且不均衡,造成有些单位的导师们需轮流隔年招生,有些单位的导师甚至两三年都轮不到招生名额。

                                                      特朗普27日在推特写道,技术巨头“让保守派噤声”,“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我们会严格监管,或者关闭它们”。他稍后再发推文,威胁将对社交媒体采取“重大行动”。

                                                      易建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目前的问题一是博士生指标普遍不够,二是硕士生指标分配不合理。如果由各招生单位根据各导师的具体需求来确定,总数可能会增加一些,还能够更合理的满足学校、导师和国家三方面的需求。

                                                      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暂时没有回应。在27日的推特年度会议上,就给特朗普推文“贴标签”的理由,推特总法律顾问肖恩·埃杰特说,一个小组审查内容并作出这一决定。

                                                      路透社报道,这是特朗普迄今针对社交媒体发出的最严重威胁,推特和脸书股价当天双双下跌。美联社报道,总统不能单方面决定监管或关闭这些企业,这类措施需要国会批准。